您的位置 : 全村人 > 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资讯 > 袁听听邱浩言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_袁听听邱浩言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名字

袁听听邱浩言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_袁听听邱浩言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豪门魅色:丑妻要翻身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,这本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是描写袁听听,邱浩言之间故事的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,该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作者是是马甲,长得丑嫁不出去,她也很惆怅好吗?眼看着青年才俊都被那啥给拱了,她也是很着急好吗?身为大龄女青年,卡在婚嫁年龄,想死的心都有了……于是心一横,强了某个男人,强行对人家负责,只是好像……偏离了她的初衷了……

第5章不能被掌控了

袁听听醒来的时候,天色透着一层灰白的光亮。她浑身都酸疼,骨头好像散架了重组了似的,白皙的肌肤上,布满了斑斑点点的痕迹,而邱浩言此时睡得正香甜。

熟睡中的他,少了往日里的飞扬跋扈,俊美漂亮的像个天使一样,袁听听都忍不住伸手想去摸一摸他的俊彦,但是,在触碰到他的肌肤后,又毫不犹豫地缩了回来。紧张的望着他禁闭的眸子,那长长的带着微卷的睫毛,心里不自觉的自卑起来,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然后小心翼翼地在地上抽过自己被撕坏的衣服,皱着眉头,压根不能穿了,犹豫了下,还是拿过邱浩言的衬衫,轻手轻脚的套了上去,快速的收拾好了自己,她就离开了酒店。

这一晚的事情,就当是一场梦吧。梦醒之后,就什么都不要再去想了。

袁听听跟邱浩言这一次的开始,绝对不能被他掌控,这是袁听听唯一想要坚持的。

邱浩言醒来的时候,袁听听已经不在了,连带着把他的衣服也卷走了,他俊秀的眉头拧得死死的,袁听听,你这个该死的女人,既然主动送上门了,还敢跑?就算追到天涯海角,他也一定要把她追回来。

这一次,邱浩言绝对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袁听听了。

宽敞的大厅,五光十色的灯火闪烁中,舞池里,疯狂舞动的男女,借着昏暗的灯光,勉强能看到里面的男女疯狂扭动的身躯。

邱浩言拧着飞扬的俊眉,不悦地瞪着舞台上,那个摆弄着妖娆身肢的袁听听,恨不得把她身上瞪出几个窟窿来!这个该死的女人,经过昨晚之后,竟然又来这里跳舞了!而且还穿的那么少,她到底是怎么想的?

袁听听眼眸滴余光感觉到了邱浩言的视线,只是轻轻地勾着嘴角淡笑了下,此时她画着妖艳的浓妆,带着魅惑的美瞳,扫视了一眼全场,她微微张着嘴,那甜蜜的唇色,就好似让人感觉到眼前娇人儿甜甜的气息,邱浩言只觉得袁听听身上散发着一股魅,那种若即若离魅惑的眼神,让他总是不自觉的好像被魅惑吸引着,该死的,这个女人到底从什么时候学会这样的媚术了?竟然能这样轻易的T逗着所有男人敏感的神经,这一场艳舞更是让画面更是有着说不出的妖娆来。

邱浩言大步的跨上舞台,一把猛地将袁听听给扛下了勾着钢管旋转滴姿态,无视众人不满滴唏嘘声,大步流星的将她带入了VIP包房,猛地摔在沙发上,冷然地瞪着她,“袁听听,你闹够了没?”

“闹?”袁听听轻笑着看向邱浩言,嘴里更是甜腻腻地开口道:“邱大少,请您搞搞清楚,我好端端的在跳舞,是您大少爷把我扛过来了,您在闹好不好?”虽然,袁听听她不动声色地深呼了一口气,嘴角带起一抹轻笑,很努力的表现出淡定来,只有她手心里的汗水,以及灼热的温度,才显示出她此刻是多么的紧张!

“女人,你缺钱吗?”邱浩言深呼吸了一口气,努力稳了稳心神问道。

“这个问题,你昨天问过了。”袁听听稳了稳心神,不动声色的深呼吸了一口气,心里不断告诫自己,要冷静,欲擒故纵就要把握火候。昨天她太不冷静的落荒而逃了。实在是失败!今天千万不能再冲动更任性了。

“缺钱,昨晚我给的钱为什么不拿?”邱浩言将支票甩在袁听听眼前,见她一点一点撕碎,“莫不是嫌钱少?”掏出空白支票,豪气地开口,“那你要多少,自己填?”

“对不起,我说了,我卖谁都不会卖给你。”袁听听礼貌的将邱浩言的撕碎滴支票给推了回去,嘴角勾着浅笑,“邱大少,您要没什么事,我就出去了。”推开邱浩言,毫不犹豫地转身想要走出去。

万水千山虽然总是情,但是这样的买卖讲究的就是你情我愿对吧?强的话,那就没啥意思了。

“袁听听!你故意跟我装是吧?”邱浩言嘴角勾了一抹嘲讽的笑,优雅的起身,大步一跨,朝着袁听听走过来,他深邃的鹰眼里带着一股强势,伸手勾起她尖瘦的下巴,冷冷地道:“说吧,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“我没想要什么。”袁听听不由自主的挣扎,邱浩言黑眸里的冷然跟不悦,强势的压迫着她,虽表示对她做交际花的事非常不满。当然,这个男人不傻,昨晚拿钱试探过袁听听,如果今天袁听听还是不要钱的话,他自然会想到更多的东西,袁听听想到这,便心生警觉起来,勾着嘴角淡然地笑了笑:“我想赚钱,但是想离你远远的。”这个确实是袁听听最大的心声了,她四年前的愿望如此,四年后,依旧是如此的。

“做梦!”邱浩言打断。

袁听听沉默,没有接话。

“我懒得跟你废话。”邱浩言冷眼一扫,“收拾东西,赶紧跟我回家。”随即又道:“算了,别收拾了,直接跟我回去。”

“做梦。”这回是袁听听说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邱浩言冷然,怒瞪着袁听听,“你有种再说一遍。”

“我没说什么呀。”袁听听谄媚地笑了笑,“邱大少,我现在是这里的台柱子,您想挖我,还请跟老板去商量,我有签约卖身契哦。”还是把这个难题丢给莫哲宇吧,袁听听跟邱浩言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。

“哦?还是夜色的台柱子?”邱浩言嘴里清冷到,高傲的将双臂张开,“你难道不知道夜色也有我的股份嘛?我在自家挖人,不需要跟莫哲宇去商量。”一句话,他的地盘,他做主好了。

“你这算监守自盗?”

袁听听自然是知道的,但她必须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顺势自然地就倒在了邱浩言宽厚的臂膀里,那动作一气呵成,果真就如交际花一般的习惯。

“那邱大少不但是我的恩客,还是我的老板咯?我是不是得要好好的讨好下你呢?”

豪门魅色:丑妻要翻身

豪门魅色:丑妻要翻身

作者:是马甲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长得丑嫁不出去,她也很惆怅好吗?眼看着青年才俊都被那啥给拱了,她也是很着急好吗?身为大龄女青年,卡在婚嫁年龄,想死的心都有了……于是心一横,强了某个男人,强行对人家负责,只是好像……偏离了她的初衷了……

bet36下载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体育在线投详情